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资讯 > 业界 > 古诗词来串讲月红之恋

古诗词来串讲月红之恋

2017.09.05 3562

既然是中国风的爱情故事,那自然能由中国风的古诗词来赏析自是再好不过的了。看过月红之恋后总能引起许多古典诗词情怀,有时候,也只有某一句诗词能够心心相印此景此刻此情。欢迎各位前来补充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晏几道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我清楚地记得与小蘋初次相见的情景她那反复熏过的绸衣衫上散发着香气。家亡之后,还被仇人追杀的东方,走投无路冒死踏入涂山后,三个道士还不放弃。此时,金铃随风响,裙摆任风动。人

既然是中国风的爱情故事,那自然能由中国风的古诗词来赏析自是再好不过的了。看过月红之恋后总能引起许多古典诗词情怀,有时候,也只有某一句诗词能够心心相印此景此刻此情。欢迎各位前来补充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晏几道《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我清楚地记得与小蘋初次相见的情景:她那反复熏过的绸衣衫上散发着香气。

家亡之后,还被仇人追杀的东方,走投无路冒死踏入涂山后,三个道士还不放弃。此时,金铃随风响,裙摆任风动。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在悬崖绝壁之中,看见了
临花照水的她,看见了绝处逢生的希望。
如此这般,风华正茂。
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那一天,我以为自己遇见了女神。”
记得与你初见,金铃娟发红裙。
若人生只如初见,多好。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性德《浣溪沙》
因为春日酒醉,她不忍心惊动我的酣睡,我和她曾经有过赌书煮茶的闺房乐趣,只是那时把与她相处的美好时光当做寻常情境。
(注:这是纳兰性德悼念亡妻卢氏的词。)
当他真的要离开时,回忆往昔,他给自己送了三个月的血水,送便当,手穿胸膛血淋漓一地的舍身保护,亦或是看他在瀑布下打坐练法,如此总总,大都是零零碎碎的数点平淡日常,却在此时此刻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穿膛血染情意重,
嬉笑流年欢愉短。
浅叹当年不寻常。

传说人失去某些东西时,脑海中就会想起它。
当初,终究还是不寻常啊。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柳永《雨霖铃》
写离别诗有那么多,思来想去,还是这位“奉命填词柳三变”的慢板最是通俗易懂,却又词淡意远。
这一别,此后山水一程风雪再一程,夜深独掌灯,故土难有声;
这一别,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只当空虚设,哪怕是“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的良辰美景也奈何不了“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上眉头,却下心头”的漫漫长夜;
这一别,纵使倦恋深似海,也是锦书难再托;纵使披星戴月,也未曾唏嘘此情不渝。
他满脸悲戚,难道她就不盈心凄凉么?
这一世,她无法回应他的爱慕,连找都找不到一句挽留的理由,甚至连一句类似“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的送别辞都被咬紧的朱唇吞咽。

前路漫漫兮,情之所至越会起涟漪兮。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竟是七夕节?
天涯外,晓风残阳。
这一世,还是,错过了。
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柳永《鹤冲天·黄金榜上》
世间的浮名虚誉,我宁愿不要,不去追逐——我宁愿消闲自在地一边斟着茶水、品着美酒,一边拍着节律低声歌唱。

而你,又何尝不和柳永一样呢?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借着和雅雅比酒的托辞,几杯下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真怀念,以前和你们一起生活的时候。”
借着未醒的酒气,你终于忍耐不住回首过往,一时和酒到心头。

十年一觉涂山梦,赢得四方空虚有。
了却你我天下事,博得生前身后名。

可惜,这千古第一人的称呼也罢,道盟盟主的头衔也好,终究不及,十年岁月,你齿间唇上,浅斟低唱。
春风十里笙歌语,
卷上珠帘总不如。
曾经沧海难为水。


只是天月将白之后,你就要与她生死别离 ,赴往彼岸,
可为何你
今晚却在沉吟昔年?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是涂山熟悉的山高水长让你唏嘘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故人变?
还是趁着月明星稀,和白居易笔下的琵琶女那般,夜深忽梦少年事,梦醒双眸泪始干?
自古蓬莱旧事,空回首,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黄了梧桐,白了腊梅。
不思量,就不会难忘。
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
忍把浮名,换做一生一世一双人。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
只是,已惘然了。



草色烟光残照里,
无言谁会凭栏意。
–柳永 《凤栖梧》
夕阳斜照碧色的草地,朦朦胧胧,那景致更是伤感迷离。我久久地无言站立,谁能理解我此时的心意?
高处总是惹人感伤遣怀。
纵使漫画的扉页上,你无言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形影单只,新大亲配的词是《氓》中的“乘彼垝垣,以望复关”,但我依然想拿柳永的词来作序,揣测你“把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的宽大寂寞。
你会在想些什么事呢?
是回想起当年某个萤火之夜,趁着天阶夜色凉如水, 与他卧看牵牛织女星的闲来相谈,言笑晏晏?
还是与那应悔偷灵药,碧海
青天夜夜心的月宫仙子一般,后悔当年一时错话,让他决心远走,从此自己艳羡微雨燕双飞,却只能落花人独立?
你终究,还是牵挂着他啊。
山有木兮木有枝,
心念君兮君可知?
你一言不发,面色从容,
任凭一江春水向东流。
在你身后,
是万户灯火通明,
生生不息的涂山,
你成全了多少家的团圆之乐,
守护了多少家的欢歌笑语,
却又有多少人懂得你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的物是人非事事休?
又有谁来慰藉你
“过尽千帆皆不是,
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蘋洲”的漫长等待?
凭阑惆怅人谁会,
不觉潸然泪眼低。
玲珑骰子安红豆,
入骨相思知不知。 
相思何日能换来相知呢?
当你无意间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高城已黄昏,而灯火阑珊处,却是早已空无一人。
今宵剩把银釭照,
犹恐相逢是梦中。 
梦醒月落时分,
你,会归来吗?

心思不能言,肠中车轮转。
–乐府《悲歌》
有许多难言之隐无法倾诉,只好憋闷在心中,心里万分痛苦,就像车轮在肠子里转动,一股阵阵绞痛。

“盟主一句话,有谁敢不啊?”
“所谓首领,不过是被权力绑架上制高点上的走狗而啊。
身不由己的走狗。”
你缓缓回首,
轻描淡写地答到。
满眼萧然,黯淡无光。
在你身后,是星汉灿烂,夜色如水的月上柳梢之美景;
而此刻,却只剩乌鹊南飞与你共话凄凉。
遥想当年,王权山庄之中,谈笑间,剑阵灰飞烟灭;横眉冷对千夫指,一语惊人的道破王权家多年的城府心机,是那样年少轻狂不知以身犯险的放浪形骸,意气风发,一举成名天下知的洒脱;
可是今日,在你的双眸里,却装不下你背后银河迢迢之中,半点繁星璀璨的光辉。
自古高处不胜寒。
无法想象,你身居高位,身为领袖却不得不摧眉折腰事权贵 ,不得开心颜的时候,你是否也会心神向往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归去来兮?
明明是“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却不得不“误入尘网中,一去五十年”,其中酸楚,如雪天饮凉水,冷暖自知在心阶。
自古官场宦海,人情事故,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防不胜防。
当你楼高望不见在水一方的伊人,尽日栏杆头独椅长叹之时,是否也会忽见陌上杨柳色,悔教年少争功名?
倾尽一生,扬名立万,为的是什么?
只为的是寻常夫妻
共剪西窗烛的巴山夜雨分,
为的是对着小轩窗,梳妆完毕,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的琴瑟和睦。
如此而已啊,
仅仅只是,
如此而已啊。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不知你在夜阑人静,卧听风吹雨打,是否也会笑相遇,似觉琼枝玉树相倚,暖日明霞光烂入梦来?
你这双溪舴艋舟也载不动的愁,
像极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七夕,你扁舟一人,独钓寒江水,任凭寂寞山荫花自开,落英遍地无人津。
此中有真意,欲说已惘然。
但闻四下虫声唧唧,
如助君之叹息。
料得今晚无眠处,
明月夜,短松冈。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杜甫《江南逢李龟年》
经历了安史之乱的大唐,“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舳”的繁华如锦被哀鸿遍地,白骨铺路的凄凉所掩盖。某年春花时节,落魄的杜甫遇见了同样的李龟年,无它多言,唯一句“落花时节又逢君”。
亦再无话。
就像你们的久别重逢。
五百年后,
正是烈焰火燃烧,
熊熊阳炎又逢君。
烟雾缭绕,火星四溅,使人看不清你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姿容秀妍,只能看见一个若隐若现的背影,听见你转瞬即逝飘忽在风里的几句:
“纯质阳炎。
怎么说呢,这种即厉害又冒失的感觉,那么多年后,还是个老样子吗?
二.货.道.士.”
如此平静的口吻。
水波不兴,涟漪不漾。
没有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的涕泗横流,盈透罗袖;
没有蒹葭采采,白露未已,忽见在水一方的所谓之人的,欣喜若狂,倾诉缱绻;
没有一怀愁绪,百年离索的悲从中来,欲说还休。
想起你曾经独站在寂寞的巍峨城墙,看着轻舟渐行渐远越过万重山,不知谁家玉笛声散落满城,闻着曲中折柳的离别情,任由花自飘零水自流时,
也是这样的风平浪静。
然而越是平静越是容易起涟漪。
就像最广袤深沉的大海,如没见过它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声势浩大,就会以为它和泉眼一样,无声细细流,惹得树荫照水爱晴柔。
也许,身为红线仙的你比谁都更清楚此他非彼他,看过奈何桥畔彼岸花开的他,已并不完全是那个与你共话桑麻的二货道士。
但是,尽管如此,这种为了护你周全,哪怕被厄喙兽线控也让自己替你挡墙的百般怜惜,哪怕流血也要坚持写完符文的一条殊途绝不回转,和数百年前,那位亲自将你的手穿透他整个胸膛,那位不惜失血近五成的少年一样,有着相同熟悉的感觉;而这种舍身掩护不考虑自己的犯二,又是一样执著的冒失。
所以 ,你在缄默了数百年之后,朱唇轻启,不是一寸相思一寸灰的泪眼愁肠断 ,不是似曾相识燕归来的轩车何来迟,
而是:
这种即熟悉又冒失的感觉,那么多年后,还是个老样子吗?
不知道你是否眉目依旧,岁月如故,不知时间洗涤了多少的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所以开口轻问:
你,还是那个老样子吗?
在千万人之中,在千万次轮回百转的姻缘中,在千万年光阴的无涯的荒野里,刚好遇见了,那也没有什么好说,唯有轻轻地唤一句:原来,你还是那个我熟悉的老样子啊。
原来,我们走过蜿蜒曲折,浮花浪蕊的人生之后,终究还是会相遇的。这蒲柳韧如丝,磐石无转移的山盟海誓,哪有那么容易就随风而逝了呢?
原来,你还是个老样子。
话中无别意,并是为相思。



循循善诱,字字教诲,心忧呆萌苏苏;
细掂零食,苦读手册,心悦道士哥哥;
谁可料,吃货萝莉自相逢,便撒出蜜糖无数;
今方知,此情定是长久远,朝朝暮暮岂可够?
-----附上段子一枚
苏苏:道士哥哥你实在是太好了!这是妖馨斋的最新五彩棒,给哥哥~
白:一根怎么够啊?这个册子编写任务可是很贵的。至少……也要一辈子的糖果
苏苏:哦。那现在就先给一根道士哥哥吧~

看不清对错(女)
愿背负结果(男)
那心底烙印着的罪过(女)
红红:我出生在一个血腥风雨的年代,所以我也一不小心和年幼的蓉蓉被抓去,被那个道貌岸然内心却如同腐烂的食物一样散发着恶心味道的道士。
晚上,他的手下,一样和我一样受他欺凌的一个小道士来到我面前,面目可憎。我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年长的族人曾经泪流满面地警戒我:要小心,人类的男性,特别是那些过得不如意的……只会……欺负女人……
我相信她的话,正确无疑。毫不犹豫,带着愤怒和恐惧,我亲手将自己的手穿透他的整个胸膛,他的鲜血随之沾满了我的手,那一刻,我认为自己是对的。
但是,他在倒下的前一秒,用尽全力,亲手撕去折磨禁锢我的符文,告诉我:“快逃。
因为你们,和人类一样有感情。”
直到那时我才晓得,自己犯了一个这辈子都覆水难收的错误:我亲手,杀了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情和心软。
人死不可复生,
心字也已成灰。
我竟是如此狠毒,冷酷无情。
我是一个有罪过的人。
罪过,就像被刚熔化的铁浆,趁着滚烫的高温,淬炼烙印在我的心底。
挥之不去。
我终究还是,看不清那对错与否。

愿背负结果(男)
东方:我一直以为,我的妖仙姐姐,是一个美丽,强大,又坚强的女神。荣耀秋菊,华茂春松。
我对此深信不疑。
直到,那一年的七夕。
我看见她穿着素净的白衣,在祭奠另一个人。她梨花带雨的寂寞玉容泪阑干,狠狠地烙印在了我心底。
就像她把那心底的罪过烙印在了余生。
我大概终于能明白,为何她会时常在午夜梦回时被梦靥惊醒,满身冷汗;为何她从始至终奉行“既不杀人,也不杀妖”的原则;为何她守望城墙的背影永远都是免不了旷远的荒凉。
所以,我,懂了。
所以,我想,替你,背负那份罪过。
我已经长成了七尺男儿,我已经会了纯质阳炎和狐妖之术,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位,只能仰望着你的男孩。
我想和你并肩感受这个时代的风雨,我想和你一起承担那份责任,哪怕此去经年,蒹葭为霜。
哪怕,此情,赋予东流兮。

就让我来保护你的梦想吧。
就像这十年来,
你一直都在,保护我一样。
愿,背负结果。


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
-–唐·杜牧《山行》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
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是这样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
无刀剑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你和她携上一壶清酒,闲坐在这湖面的栈道上,坐谈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 波上寒烟翠之良辰美景。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
她用红酥手, 亲自为你斟上一杯黄籘酒, 却不是诉说东风恶, 欢情薄,泪痕红浥鲛绡透的丝丝伤感,而是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的少女情愫。
此刻,只剩两个人的独处清欢,只剩两个人的细水长流。
“咦?这个季节也会有蝴蝶?”你叼着糖葫芦惊叫到。
“嘘。”她用眼神嗔怪你的出声。于是你点头示意。
蝴蝶最后拍打着翅膀,盘旋了几圈,停栖在她翘起的指尖。
此刻的她,不是任重道远的涂山之王,也不是日后那位叱咤风云,不得不活得伟岸辛凉的妖界领袖,此刻的她,只是位人世间的妙龄少女,盈盈眼波,脉脉柔情,邂逅恰好落在指尖的凤尾蝶,欣喜之余的小心翼翼,展露无遗。
只恐黄蝶展翅去,
故凝鼻息出神看。
当年唐玄宗与杨贵妃赏牡丹花开,李白献词“名花倾国两相欢, 长得君王带笑看。”
而眼前这位伊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又何尝比不上回眸一笑黯淡后宫粉黛的杨玉环呢?
只怕是借问汉宫谁相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而此刻美丽的她,又和美丽的蝴蝶两相倾欢,使你也能和当初高居明堂的唐玄宗一般,独揽佳人美景,相得益彰,带笑而片语不言,心底却怦然心动。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美人在侧,温香软玉,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此时无声胜有声。
湖在吹它的水纹,树在摇它的叶子,你们凝神着黄叶蝶的小憩,这样,就十分美好。
虽然这美好如同蝴蝶留恋指尖一样短暂。
但是………
但是。
–————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是苏轼当年与友人在西湖上初遇歌女王朝云,惊叹她的美貌而写诗相赠。(当然语文老师只会告诉我们这是苏轼感叹西湖美景,不会告诉我们这是他高超的撩妹技巧。)


挡不住风霜
为魂驰萦梦天下名扬
东方:
我知道,当我披上这赫然写着道字的黄袍,就注定要面对这光乱陆离的时代里,这无法抵挡的风霜雨雪。
我并不像第一次尝试的孩童那样胆战心惊,在我儿时,我就亲眼见过这个世界的黑暗血腥,一念之间全家被杀,而侥幸存活下来的我,也是一路在拼命逃亡。
对,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就看透了人世间的虚伪阴狠,打扮的再道貌岸然的道士,也有可能是衣冠禽兽,妖怪虽然可怕,但是不一定比得过,笑盈盈来杀我全家的人心。
我并不陌生这个世界的风刀霜剑,相反,我比很多人都更早清楚,比如王权。
但是,也是在那个时候,我遇见了一个人,她给了我一个久违的家的温情。
一个,让我此生在外,魂牵梦萦的念念不忘的,温暖。
她抚养我,却不是因为贪图我家的血脉;她保全我,不惜费劲心思演戏;她挽救我,愿意打破不愿欠人情的原则向蛆娘求情。
她用鲜血般艳红的妖气,给小小的我,抵挡住了尘世间的汹涌澎湃,风吹霜打。给了我暂时行云流水般的宁静。
这种恬静,后就成了十年岁月十年心。
习惯了风平浪静的日子,骤然铺面外界的风霜,又怎是一件道袍所能抵挡?
但我不能回头 。
只有出人头地,扬名立万,才能位高权重,实现那个美丽的梦想。
只有那个时候,我魂驰萦梦的家,我和她共同的家,那个相思树下的家,才会永久性地不被人侵犯,才能永久性地守护它。
所以,为了梦中共同的家,为了魂驰萦梦的涔涔铃音,我愿意为你,笑对这迎面而来的风霜霏霏,然后,一步一步扬名天下。
为魂驰萦梦,而天下名扬。
纵使,挡不住风霜。


未曾说的话
指尖凝成沙
……………… 
东方:最初,是谁的姿体迅如飞凫,飘忽若神,是谁的裙袂伴随着清脆的铃音响起,这惊鸿的一幕,这惊艳的邂逅,这份心情,我该如何言喻,我该如何向你述说?

红红:当初,是谁的血液滚烫如火,滴染红裳,是谁的勇气伴随着决心将生命托付与我,这难忘的一幕,这难料的一吻,这份心情,我该如何言喻?我该如何向你诉说?

东方:原本,我想在七夕的花海中认真地,向你诉说这十年来,我一直都未曾说出口的话,然而,等到万水千山姹紫嫣红之时,我选择了缄默不言,这未曾说出口的话,成了指尖握着的沙,不需要风吹,就会顺着缝隙流出。

红红:原先,我不想你毅然离开时,诉说我心底的不舍。然而,等到你擦肩而过道袍飞扬,我却后悔了,这十年点滴时光,我怎能舍得?但是我选择紧闭丹唇,将这未曾说的话,变成了指尖握起的沙,无论捏的多紧,都会顺着指缝漏出,一滴不剩。

东方:何时,才能向你诉说我多年在外,身老远方,心念涂山的牵挂?


红红:多久,才能向你诉说我一直翘楚,乘彼垝垣,以望复关的等候?

…………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
这未曾说的话,终究被命运的狂风吹散,然而它本身,就是不需要被风吹,很快就会散落的细沙罢了。
指尖终究凝握不住。
………………

*本文内容不代表看漫画观点,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赞(0)

相关业界

漫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