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小说 > 花千骨 【番外 赌局】五、下手为强

花千骨 【番外 赌局】五、下手为强

Fresh果果 2015.07.27 4953

花千骨小说花千骨【番外 赌局】五、下手为强由看漫画收集整理自笔趣阁,看漫画为您第一时间更新花千骨小说,看花千骨小说就上看漫画

readx();  这天深夜,花千骨睡得迷迷糊糊,突然被窝被掀开。

  “爹爹,别闹。”花千骨翻个身继续睡。

  “骨头是我。”东方彧卿拿外套给她穿上,又给她穿鞋。

  花千骨半睁着眼睛,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夫子,你怎么进来的?”

  “别管我怎么进来的,北斗他们喝醉了,来,我带你出去看星星。”

  东方彧卿一把横抱起小肉球,从窗口飞了出去。

  那边笙箫默连忙假装没看见的关上窗户继续睡觉。

  “还从来没见师兄输过,东方我看好你哦,哈哈……”

  花千骨紧紧环住东方彧卿的脖子,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浮云不断从自己身边掠过。

  “夫子,我刚梦到你,你怎么就从梦里出来了?”

  东方彧卿笑了起来:“骨头也是我唯一的梦。”

  花千骨顿时脸红了,这话啥意思,咋听起来这么肉麻呢?

  “夫子,你是神仙啊?”

  “不是,以后不要叫我夫子,叫我东方。”

  “哦,东方,我们这是要去哪?”

  “看星星,当然去银河。”

  东方彧卿一口气带她飞到了九重天银河之上,这是他们第二次来到这里。

  “我、我一定是还没睡醒。”

  花千骨望着无边无际的星子傻眼了。

  东方彧卿手中折扇抛出,顿时成了一叶小舟。花千骨坐在船舷,脱了鞋,脚在银河里踩星星玩。到处波光粼粼,亮晶晶的。

  东方彧卿伸手将她搂在怀里,不同于以前的瘦弱,胖乎乎的她发育的也很好,东方彧卿只得小心的避开她的胸。

  花千骨背靠着东方彧卿,望着眼前美景,不时的深呼吸发出惊叹声。

  突然一根萝卜递到了跟前。

  “吃么?”

  花千骨接过咬一口咯嘣脆。

  “好甜啊!谢谢,东方你以后可不可以经常带我到这来玩?”

  “好啊,你愿意跟我永远在一起么?”

  花千骨看着他,害羞的笑着点点头,夫子是想要娶她么?她终于有人要了?太好了!这下爹爹要开心死了!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来着,对对对,一吻定情!

  东方彧卿摸摸她的脑袋,见她轻轻闭上眼睛仰起了头,不由笑出声来,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手轻轻拍了两下,花千骨突然觉得越来越困就要睡着,隐约听到东方彧卿低声喃道。

  “傻骨头,你现在可是别人的妻了,我怎么能随便亲。”

 “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想要跟我问个清楚,不是我不告诉你,是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陷在无限轮回的转生中,看得太多,我其实比任何人都无情。把你当成棋子,把六界当成棋局,我翻云覆雨,什么妖神出世,不过是我无聊中的一场游戏。结果我输了,代价是我的心,还有永远失去你。如果可以再重来一次,我不会让你上长留山,也不会让你见到他。这次的赌局,不是为了戏弄你。治你的眼睛无论如何需要十五年,与其坐等,我只想再有些时间可以和你在一起。”

  “你就是太善良了,不管被骗多少次,都还是愿意相信我,跟我走。可是我已经做了这么多伤害你的事,又怎么舍得,让你和爱的人分开呢?”

  东方彧卿轻抚她的脸,一切对于他而言都是游戏,真实的唯有她。

  “永远不要、给我留下任何的空隙可钻,白子画……”

  东方彧卿突然回头,望着那片极耀眼处。白子画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万千星辉,也掩盖不住他的光芒。东方彧卿则化作一道青烟,了然无踪。

  花千骨趴在船舷上,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却已不见东方彧卿,反而是白子画站在身旁俯视着她。

  “夫子,你怎么也在这,你也是神仙?”

  花千骨好奇看着他,夫子的神色似乎比平常更冷一点,是因为什么事在生气么?

  突然腰被揽住,提了起来,近距离的贴近白子画。那双眼睛深邃如海,仿佛要望进她的灵魂深处。花千骨有些害怕,刚想开口说话,嘴巴已被封住。

  太突然了,她像被点燃的爆竹,脑袋里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只看见一片烟雾迷蒙,一片电光闪烁。白子画的吻很轻又很用力,只是简单的贴着她。哪怕是方才云端穿行、银河泛舟的感觉,也比不上这一刻美妙。

  可是不对吧?夫子怎么能吻她?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花千骨使劲掐自己一把,逼自己清醒过来,然后努力想要挣开。白子画却把她抱得死死的,推拒之间,小舟剧烈摇荡,竟然翻掉了。

  可是白子画依然吻着她,两人缓缓下落,周围满是萤火虫一样的荧荧光亮。不同于水的质感,依然可以自由呼吸。被星子的碎片触拥着、包容着,仿佛也化为这亿万星辉中的一点,无穷浩淼,美到极致。

  白子画的吻渐渐深入,花千骨张开嘴艰难的喘息。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这就是西方极乐世界么?

  不远处,北斗星君中的天玑星君和摇光星君正在抓耳挠腮,窃窃私语。

  “这东方小儿胆子太大了,居然敢把我俩灌醉。”

  “唉,这个以后再说,眼下可怎么办啊,长留上仙犯规了,居然还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

  “犯规了又怎样,你敢用雷劈他么?没看见他现在正生气么?你要命不要命?”

  “啊?那难道就这样不管?那赌局不是太不公平?”

  “有什么不公平的,他亲的又不是别人的老婆,反正要劈你劈。”

  “我哪里敢劈!”

  “那就算了,装没看见,回去继续睡觉吧……”

  花千骨被吻得头晕眼花,浑身发软,只能伸出双手用力攀住对方脖子。

  白子画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她都舍得抛下自己?他是那样坚信她的爱,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有改变。可是她宁肯跟东方走,也不要留在他身边,她宁肯一个人死,也不要跟他死在一起……

  若重来一次,你真的不会爱上我么?

  我不信。

  生生世世,你都只能爱我,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空隙?没有空隙。哪怕东方彧卿再转生十次、百次、千次、万次!我也不会给他半点机会!

花千骨沉溺在他的吻里,随着漫天星子,一起坠落。

  第二天醒,已是日上三竿。

  完了,又迟到了。花千骨一坐而起,却发觉浑身酸软。昨夜发生的事浮现在脑海,她顿时面红耳赤。

  后来发生了什么?自己怎么回来的?

  不对,肯定是自己做梦了,居然做这种梦!她使劲的揪自己头发,捶自己脑袋。

  爬起来往妆镜前一坐,顿时吓一大跳。胖乎乎的小脸好像桃花开一样,双目水光潋滟,双唇又红又肿。

  该死!难道是真的!

  “啊——”花千骨终于尖叫出声,她被夫子非礼了!

  去书院的路上花千骨都不好意思抬起头,虽然很羞人,可是得找白子画问个清楚。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什么话也不说突然吻她?难道他也想娶她么?唉,嫁给白子画其实也不错啦!就是闷了点,以后要是成亲日子肯定很无聊。

  忐忑了一整天,结果下午白子画的课上,人家看都不看她一眼。

  “千骨,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啊?”

  “没、没事……”花千骨低下头,使劲拿毛笔在纸上画圈圈。结果写到后面,发现满版写的都是白痴,也不知道她在骂自己白痴,还是白子画白痴。

  下了课,她飞冲到白子画面前。

  白子画停下脚步,冷淡的看着她。

  “夫、夫子……”

  “什么事?”

  “你、你为什么昨天……”花千骨结结巴巴半天讲不出来,扭捏道,“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白子画沉默了几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花千骨瘪着嘴巴,眼泪都快掉下来。不知道她在说什么?难道他都忘记了么?还是真的是她做的一场梦?

  从那以后,花千骨格外留意白子画,课上眼睛一直盯着他,偶尔还会跟踪一下。她不信那天发生的事都不是真的。

  可是白子画好像一直是那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模样,对她的示好也完全视而不见。

  她特意做了冰镇酸梅汤拿去给他喝,结果他只说了句不喜欢酸的就走了。她只能灰溜溜的回来,结果被隔壁班的几个女生看见了,毫不留情的讥讽她,说她胖猪想吃嫩草。气得她差点没把酸梅汤泼她们一身,她现在最听不得谁说她胖了。

  可是一想还是不要浪费了,拎回去自己喝。

  她觉得心里好委屈,凭什么亲了她又不认账,真是不负责的男人,自己又不一定非逼他娶她,只是想问个清楚而已。

  流火见她一个人在竹林里猛灌酸梅汤,笑得肚子都疼了。

  “在为白子画的事情生气么?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可以告诉你答案,跟我来。”

  流火把她引至一瀑布后面,掏出一面巨大的撼天镜罩在两人头上。

  “你这是干什么啊?”

  “以防万一,我可不想一会被雷劈死。你蹲下来,听我悄悄跟你讲。”

  流火招手,花千骨连忙附耳过去。

  “不用耳朵,手给我。”

  花千骨好奇的把手递过去,流火的右手跟她的右手结了个法印,然后花千骨就听到有声音传了过来。

  “白子画前些天是不是吻你了?”

  花千骨大骇:“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猜也猜到啦!本来这个赌局就不公平,谁让人家身份特殊呢?”

  “赌局?什么赌局?”

  “白子画、东方彧卿、杀阡陌、墨冰仙,还有书院里的其他夫子打了个赌,看谁能先得到你的心。所以你身边老出现许多莫名其妙无端献殷勤的人吧?只可惜,人家费劲心机一年,都抵不上白子画一个吻,轻轻松松把你搞定了。”流火故意只说了事实的一部分。

   花千骨顿时脸都白了:“你说什么?”难道开学抽签的时候,因为自己当众出了丑,他们就决定拿自己打赌寻开心?

  “难道不是么,你看你最近的举动,不是眼里只看得见他了?敢说你没喜欢上他?这个赌局他已经赢了,自然就不理你了。”

  “你胡说!”白子画、东方、墨冰、还有杀姐姐,他们根本就不像那样的人啊!

  “花千球,我啥时候骗过你,我可是把你当好哥们,不想看见你为一个男人伤心。不过是一个赌局而已,不然你想你那么胖,又笨死了的,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对你好,讨好你?只是为了赢而已。”

  花千骨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难怪杀姐姐和东方他们都说要娶她,明明知道就凭自己这模样根本不可能,还是自欺欺人的相信了。难怪白子画亲完她之后就不理她了,原来那只是他为了取胜的卑鄙手段而已!

  太过分了!她不就是胖一些么,所有人都嫌弃她、骗她、捉弄她!原来她误以为的喜欢,只是一场游戏一个笑话!

  花千骨的脸苍白如纸,顿时觉得世界都灰暗了。流火挠挠头,替她擦掉泪水。

  “好啦,别哭啦,我又不嫌弃你!实在没人要,我娶你当媳妇,但是当然以后去妓院和赌场你要陪着我,不能管我。”这样的媳妇哪里找啊,哈哈哈。

  花千骨呜呜的哭,狠狠握拳,她还是要去跟白子画问个清楚,不,她要去骂他一顿。还有其他所有耍她的人!

  花千骨直接在别班门口把白子画拦下,站在荷花池边,叉着腰,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周围的人全都停下来看热闹。

  东方彧卿笑道:“看来赌局要出结果了呢。”招呼几个学生,去把其他夫子全都请来。

  周围人越来越多,花千骨也不在乎,趁着大家都在,她要把他们都骂一顿,居然闲着没事拿她来打赌,吃饱了撑的么?

  可是一对视上白子画淡定的眼神,她就慌了手脚,搞什么,错的又不是她,她干吗气短啊。

  “白子画!为什么拿我来打赌?作为一个德高望重的夫子,你不觉得自己太没品了么!还使了那么卑鄙下流的手段却不肯承认!我要你今天当着全书院的人对天发誓!你那天晚上没有亲过我!”

  院长大人一听这话差点没气晕过去,周围一阵嘘声和起哄声,还夹杂着几句居然犯规了的愤慨。花千骨一听果然如此,心里更加难受了。

  白子画沉默许久,终于开口。

  “亲了。”

  周围又是一阵巨大嘘声,花千骨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白子画扬起嘴角看着她涨红的双脸,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怎么,你要我负责么?”

  “我、我……”

  没想到他会突然之间承认,花千骨乱了手脚。

  周围一片吼声:“不公平,尊上你作弊!”而且还带引诱的,没想到这么狡猾。

 花千骨嗯嗯啊啊半天,白子画微微上前一步,低头凝视着她。他的眼神就如同那天夜里一样,明亮的任何星光都比不上。

  “你喜欢我么?”那声音略带沙哑,如同魔咒,花千骨魂都飞走了。眼睛直直盯着他的薄唇,回忆起那夜二人抵死缠绵的吻。

  杀阡陌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一边把绿豆糕塞进嘴里一边摇头道:“妈的,老白太牛了,美男计都使上了,老子甘拜下风。”

  “喜、喜……”

  眼看花千骨就要说出口,流火在背后大喊一声:“喂,花千球!有点出息!”

  花千骨猛的回过神来,脸涨成猪肝色。差点又被引诱了,明明知道他在骗自己,岂有此理,这赌局绝不能让他赢!

  “我才不喜欢你呢!我喜欢流火!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

  ……

  全场皆惊,鸦雀无声。

  赌局结束了?

  杀阡陌一口绿豆糕就喷了出来,什么?怎么回事?流火又是哪根葱哪棵白菜?

  其他所有参加赌局的人也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流火是哪里冒出来的?赌局明明眼看就要□,却来了个大乌龙然后仓促结束了?白子画输了?赢的也不是东方彧卿?

  白子画的面色显然也有些难看,明明只差一点点……

  不过虽然花千骨嘴硬,事实上,好歹他也算是赢了吧?

  流火哈哈笑着走上前去拍拍花千骨的肩膀:“千骨,好样的!不过,好女不二嫁啊……”

  花千骨站立不稳,只觉得好多东西正要从脑海里喷涌出来,记忆开始复苏,眼睛也逐渐模糊看不清楚,隐约望见流火凑过来的脸。

  “千骨,还能认出我么,这一世,我可是有脸的,要记得我的样子哦。”

  花千骨仿佛被人猛敲一下,七月流火、八月朔风。

  “朔风!你是朔风……你回来了……”

  无法抑制的惊喜伴随着晕眩,记忆回潮太过汹涌,她的眼睛再次完全看不见了。

*本文内容不代表看漫画观点,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赞(0)

相关小说

相关漫画

漫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