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看漫画 > 文字 > 同人文 > 携带记忆时光倒流

携带记忆时光倒流

聪明的吴下阿蒙 2018.05.29 22108

话说在萧炎战胜魂天帝后......老师,您当真不会加玛帝国吗纳兰嫣然道。云韵叹了一口气,有些失落地说我倒是想回去,可是回去干什么呢他已成婚了。也罢,此生不能和他在一起,也是我的命了,我就在这花宗,了却残生吧虽是这么说,但是云韵始终不甘心。

第一篇——时光倒流

第一章回到过去

话说在萧炎战胜魂天帝后......

“老师,您当真不会加玛帝国吗?”纳兰嫣然道。

云韵叹了一口气,有些失落地说:“我倒是想回去,可是回去干什么呢?他已成婚了。”

“也罢,此生不能和他在一起,也是我的命了,我就在这花宗,了却残生吧”

虽是这么说,但是云韵始终不甘心。

一晃三年,萧炎和熏儿,彩鳞等人去了大千世界,并在无尽火域生活了下来,期间,萧炎和云韵都没有再见过面,云韵有心去找萧炎,可是她生性高傲,抹不开面子,人家家有娇妻幼子,还去干嘛?只能苦苦思念着心上人,回忆着当初美好的时光。

“若是当初在魔兽山脉你不理会我的威胁,在云岚山上肯听我的劝告,还会是这样吗?”忽然,一个念头从云韵脑中闪过,那便是——时光倒流。

想到此处,他前往星陨阁,去寻找药圣者药尘。一开始,云韵和药老只是谈论当年的往事,药老笑着说:“当初在魔兽山脉,你虚弱的时候,我还劝他干脆把你......嘿嘿嘿了呢。”随即又话锋一转:“从魔兽山脉之后,他心里始终留着对你的一份情,只是后来,云岚宗的那些事情,让你们失去了可能。”云韵沉默不语,半响后,缓缓地说道:“我此次前来,正为此事,请药圣者帮我。”“要我怎么帮呢?”“您可知道,怎样时光倒流,回到从前?”药老吓了一跳,说:“你还真是异想天开,我生平从未听过此等之事。”饶是药老在斗破苍穹中无所不知,是比攻略还要BT的存在,也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办。

云韵有些失落。药老又说:“陀舍古帝见多识广,他或许会知道”云韵听得或许还有办法,便随着药老,去见陀舍古帝。

“唔,是何人前来造访本帝?”“晚辈花宗宗主云韵,在药圣者的陪同下,前来询问您一个问题。”“噢,说吧。”“您可知道时光倒流之法?”

陀舍古帝皱了一下眉头,说:“你为何要回到过去?”“因晚辈与爱人相爱,却因一些憾事无法相守。”药老在一旁说:“她的爱人是萧炎。”“咳,又是那个小子欠下的风流债吗,你叫云韵是吧,你可知道,为了一己之私,改变这三界之中的轮回,日后魂飞魄散,到了冥界,可是要接受惩罚的。”“我不在乎!只要今生能与他在一起。”云韵坚定地说。“好吧,那本帝就助你一臂之力,施法让你回到过去,日后冥帝追究责任,你可要主动担责。云韵轻轻“嗯”了一声。药老说:“云韵,虽说过去的事情你已经经历,但是也许会碰到危险,你要小心为上。”“云韵谨记两位良言。”药老又说:“有一物名叫聚神丹,由龙涎草和蛇生花炼制而成,可在短时间内汇聚全身斗气,并且无论你使出再厉害的招数,也不会有损斗气,只是服用完以后,斗气会紊乱,要修养较长一段时间,你回去之后,记得炼制一些,在绝境之中会有用处。”“如何得到这两种药草?”“龙涎草在加玛帝国西部一个名叫牧龙谷的山谷中,由火龙王守护,那火龙王实力在人类斗王级别左右,蛇生花我就不知道了,典籍记载在沙漠之中,但是沙漠之中,哪来的植物呢?”

陀舍古帝催促道:“好了吗?本帝只是意识而已,不能消耗那么多的灵力来陪你们说话。”“好了,前辈大恩,云韵必定牢记。”“先别急着谢我,你会碰到怎样的磨难还不知道呢。”随即就开始施法“上古之力,时光倒流术!”

“啊!”云韵大叫一声,就被卷进了陀舍古帝创造出的时空旋涡中。

第二篇——相遇!魔兽山脉

第二章——寻找龙涎草

“老师,老师!”纳兰嫣然叫道。

云韵睁眼一看,此时的纳兰嫣然怎么比刚才要年幼许多,但还是问道:“嫣然,怎么了?”。“老师,我今天前去萧家退亲,那萧家的小**气死我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实力,不仅说要休了我,还大言不惭地说三年后要上云岚宗交手,哼。”说完后,她把去萧家退亲,以及定下三年之约的事情跟云韵说了一遍。云韵这才明白,原来自己陀舍古帝是送自己回到了这个时候。她跟纳兰嫣然说:“嫣然,你这样去人家家里大闹一番,有失风范。”“老师!我没有错,都是那萧家的小**,哼,三年之后,我会把他打的落花流水!”云韵看着现在还不成熟的纳兰嫣然,说:“嫣然,不可过于自负,他三年前已是斗者,你呢?才八段斗之气吧。”纳兰嫣然脸顿时红了,这句话,萧炎刚刚对她说过。“老师,怎么你整天护着他!”云韵咳嗽了一声,有点心虚地说:“哪有!时候不早了,赶紧练功去吧。”

打发走纳兰嫣然之后,她又想起了药老说过的聚神丹,“现在离我和萧炎见面,还有两年时间,我要乘这两年,找炼制出聚神丹。”随后将宗内大事交给云棱处理,自行前往牧龙谷。云韵也有点无奈,自己名为宗主,却醉心练功,极少管理宗内事务,虽然知道云棱和魂殿勾结(假定他和魂殿勾结,这样我好写剧情),但是也没办法。

不多日,云韵便到达了牧龙谷。

牧龙谷群山环绕,地势险峻,山上岩石成群,随时都有掉落的可能性。

云韵刚进入此处,便听到一阵龙吟之声。“这里,便是牧龙谷吧。”忽然,云韵身前出现一条赤红的巨龙,这便是火龙王了。“人类,来打扰我修炼,胆子不小啊。”火龙王是五阶魔兽,实力相当于人类斗王级别。云韵道:“多说无益,今日前来,只为借龙王的龙涎草一用。”“哼,人类,胆子真不小,胆敢要我守护多年的宝物,即使你是斗皇,我也不会怕你的!”“那么,接招吧!”云韵和火龙王动起手来了。

“裂风旋舞!”云韵轻声喝到,随即出招。火龙王接下这招,“呜”地叫了一声,这招虽没伤到它,但它也已经清楚云韵的实力了。火龙王汇聚全身之力,吐出一团火焰,朝云韵袭来。“风之坚壁!”一道风属性的护壁出现在了云韵身前,挡住了这团火焰,火龙王又吐出一团火焰,意图击穿这层护壁。“砰”地一声,护壁碎了,但云韵也不见了。当火龙王回过神来的时候,云韵已经出现在了它的背后。“风之极,陨杀!”“啊!”火龙王一声惨叫,倒在地上。云韵这招杀招,结果了它。三招之内轻取斗王,这,便是斗皇强者的实力(虽说后面不算强者了)。云韵很轻松地得到了龙涎草,但是也感受到自己的斗气消耗有点大。“看来这招风之极陨杀,我短时间内只能使用三次,得赶紧弄到蛇生花,炼制出聚神丹。”

可是,云韵得到龙涎草后,找寻了一年,都没有蛇生花的消息。无奈,云韵只好回到云岚宗。

第三章————邂逅

云韵回到了云岚宗,想道:“现在离我和萧炎见面还有一年,这一年我也无事可做,就教嫣然一些武功吧。”随后把纳兰嫣然叫来。此时的纳兰嫣然已经晋级斗师了,云韵把她叫到后山,并把自己最厉害的风之极传授给了她。面对这个自己唯一的徒弟,日后要接手花宗或者云岚宗的人,云韵毫无保留,倾囊相授。一年的时光匆匆过去,云韵以外出修炼为名,如期到达了魔兽山脉。

云韵到达了魔兽山脉,和紫金翼狮王打斗了起来,中了它的封印术,但是云韵也用风之极陨杀把紫金翼狮王最坚硬的尖角切掉了一半。然后云韵接连闪烁,消失在了天空中,之后,云韵逃到了一个瀑布下。“萧炎,你会和以前一样,会来的,对吧。”云韵心中默默地想着,随即昏迷过去了。

然后,萧炎把云韵救到了一个山洞中,并想给她上药,忽然,云韵醒了。萧炎吓了一大跳,怕云韵不分青红皂白把他一巴掌打死,云韵却特别高兴,想道:“你果然来了。”之后,她让萧炎取下内甲,给她清理伤口,萧炎给她披上了一件黑袍。

云韵对待萧炎的态度非常良好,“看来斗皇强者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高冷嘛!”萧炎想。

药老劝萧炎乘云韵虚弱的这段时间把她给......嘿嘿嘿了,萧炎翻了翻白眼,说:“别开玩笑了,我们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萧炎回到了山洞之中,云韵笑着道:“回来了啊。”

萧炎笑着点了点头,背负着玄重尺走近,从纳戒中取出几条在瀑布下逮到地肥鱼,一臀部坐在地上。燃起一堆火焰,随口问道:“你好些了没?”

云韵微微站起身子。带起一阵淡淡的香风,来到萧炎身旁,微蹙着黛眉轻叹道:“外伤倒没什么大碍,不过身sh上的封印术,却是至少要好几天时间才能解开。”

“这段时间就躲这里吧,它们应该搜不过来。”将鱼叉好,放在火架上。萧炎偏过头,望着身边的云韵。

优雅的坐下面子,云韵美眸盯着那不断在烤鱼上洒着各种调料的萧炎,微笑道:“你的胆子真不小,斗者的实力。就敢闯进魔兽山脉内部。”然后想道:“萧炎,你依旧是那么‘不自量力’。”

“没办法啊,被人追杀进来的。”萧炎笑了笑,偏头问道:“对了,你的名字?”

“云芝。”美眸微微闪烁了一下,云韵含笑道。

“药岩。”

短暂的交谈。便是这般缓缓地落幕,失去了话题的两人,便是陷入了沉默的氛围,直到萧炎将手中的烤鱼递向云韵之后,她这才对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撕下一小块鱼肉,云芝红唇微微蠕动,细嚼慢咽的优雅姿态让得一旁狼吞虎咽的萧炎有点感觉到自卑。

“你是炼药师?”目光扫过萧炎身旁地一些小玉瓶,云芝声音中略微有些诧异。

“呃,医师吧…”咽下口中的食物,萧炎隐瞒了自己是炼药师的事实,他并不觉得暴露身份是件明智的事情。

“哦。”微微点了点头,“哼,果然还是瞒着我。”云韵有点气愤地想道。

你伤好了后,还打算去找紫晶翼狮王?”将最后一块鱼肉撕下,萧炎满口含糊的问道。

“嗯,我需要得到紫灵晶。”云韵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萧炎摇了摇头,见识过她与紫晶翼狮王的战斗,他显然认为云韵得手的机会并不大。

“我与它的实力相差并不远,只是没料到它竟然掌握了封印术,上次吃亏在措不及防,下次再战,我的风之极,陨杀不见得会输给它。”瞧着萧炎的表情,云韵黛眉微蹙着道,话语中隐隐有着一抹不甘。

“那招的确很强。”对于那将紫晶翼狮王最坚硬的尖角切割掉一半的深邃光线,萧炎倒并未怀疑它的威力,不过若真和那紫晶封印对碰起来。萧炎也不知道谁会更胜一筹。

吃完手中地烤鱼,萧炎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和云韵打了声招呼,然后盘坐上一旁的石台,双手结出修炼的印结,然后缓缓的闭目。

望着开始修炼的萧炎,云韵也是站起身来。将满是油腻的玉手清洗了一下,然后来到萧炎面前。明眸上下打量着修炼中的萧炎,片刻后,黛眉一皱,想道:“黄阶功法?虽然药圣者说过他一开始想让萧炎从最低级的功法开始练起,但是这也太抠门了吧。”随即想说些什么,不过想到药老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也就没有多说。“唉,事成之后,还是给他一些高阶功法吧。”

第四章——相爱的开始

云韵封印还没有解除的这两天,由于萧炎的悉心照料,两人的关系渐渐熟络了起来,萧炎也对云韵产生了一种朦胧的情感。“按照时间推算,今天我应该出去洗澡,引来魔兽,然后萧炎受伤,我照顾他,给他烤鱼结果把春药当做了调料。”不过,云韵却迟迟没有出去。“这样会害得他受伤,不太好吧。”然后又把心一横“还是出去好了,这样才能有后来的发展。”想法定好了,然后云韵就出去洗了个澡。

在山洞中刚刚吃完午餐,听得这在洞外不远处响起的狼啸,萧炎脸色猛的一变,急忙站起身来,云韵对了一眼。都是眉头紧皱。

“怎么会被现了?”萧炎来回了渡着步子。他每天身上都被洒了遮掩气味的药粉,魔兽不可能跟踪他来到此处啊。

眉头紧皱着。萧炎忽然瞟见云芝那蕴含着歉意的脸颊,微微一愣,心头一动,苦笑道:“你不要和我说,你今天出去过?”

望着萧炎地脸色,云韵俏脸上涌现一抹歉意的绯红,扭捏的低声道:“抱歉,我…今天出去洗了下澡。”

闻言,萧炎顿时有些无语,叹息了一声,紧了紧背后的玄重尺,咬牙道:“你留在这里别乱动,我出去引开那头魔兽。”

“你…你的实力…还是我去吧。”望着那转身欲出去的萧炎,云韵心头的歉意更是甚了些,急忙站起身来道。

“给我呆在这里别动!”脚步忽然顿住,萧炎转过头来,沉声喝道:“你出去只会引来更多的魔兽!”

“萧炎,这就是你,那么爱逞强,那么不自量力。”

云韵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萧炎回来,听得外面魔兽的嚎叫声,更是焦急。“他会回来的,我相信他。”云韵默默地想道。这时,萧炎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山洞中,满是伤痕和鲜血。“你没事吧?”云韵担心地问道。大姐,麻烦你别出去了,再来头魔兽,我就真得挂了。”满身鲜血的对着云芝苦笑了一声,萧炎眼前一黑,径直倒了下去。

倒下的瞬间,萧炎模糊的察觉到,自己似乎倒进了一处柔软的温香软玉之中…

当萧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却是模糊的感觉到,一只温润的玉臂,正环在自己的腰上,而且自己的脑袋,似乎也抵着什么东西,最重要的是,他的后背,正紧紧的压缩着两团柔软…

心中缓缓回复清醒,旋即嘴一凉,一些水灌了进来。灌水之人的手法非常温柔,技术也非常好,很显然,云韵吸取了上次的教训。

“好些了吗?”云韵问道。萧炎微笑道:“没想到,你照顾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嘛。”

闻言,云韵有点尴尬地说:“你是我照顾的第一个人(当然,第二个也是)。”“哦,这样啊,看来你天赋确实不错嘛。”

之后,云韵问道:“没事了吧?”

没啥大事了。”摇了摇头,萧炎揉了揉依然有些晕眩的脑袋,道:“还好来的只是一头二阶魔兽,若是三阶的话,恐怕我就真的回不来了。”

“抱歉,我也没想到会惹出这些事来。”或许是因为实力的暂时封印,这几日时间,云韵口中的道歉话语竟是多了起来,这现象若是被认识她的人知晓的话,恐怕会惊愕的连舌头都吞下去。

苦笑了一声,萧炎摆了摆手。道:“算了,也怪我事先没和你说清楚。”说到此处,萧炎的肚子却是忽然咕咕地叫了起来,这让得他不由有些尴尬。

听着萧炎肚中的声音,云韵噗嗤一笑,笑声清脆动听,伸出手来将想要下来准备食物的萧炎按住。笑吟吟的道:“现在你是病人,至于烤鱼。今天还是我来弄吧。”

“你会烤鱼?”闻言,萧炎顿时将惊异的目光投向这位身份明显颇为高贵的美丽女人。

“看了你做了两三天,至少也学会了一点吧。”微微一笑,云韵转身走向石台,留给萧炎一个曼妙迷人的曲线背影。“加上之前做过一次,至少不至于烤焦了,云韵默默地想。

望着那蹲在地上生火烤鱼地云芝,萧炎也是笑了笑,然后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双手结出修炼地印结,盘起腿来,半晌后进入了修炼状态。

蹲在火堆旁,云韵香汗淋漓的控制着烤鱼的翻转,偶尔回过头,望着那闭目修炼的萧炎,不由得轻声道:“可还从没有人吃过我烤的鱼呢,你这小家伙竟然还敢瞧不起我…”

再次转动了一下木柄。云韵目光撒过石台的一些玉瓶,黛眉微蹙,玉手缓缓的移动着,片刻后,脸一红,呆滞在原地,但是随即还是拿起了一个红色的小玉瓶。“春药似乎就是这个了吧。”

拿起瓶子,看着里面的粉末跟记忆中的一样,就把它洒在了烤鱼上。一个女儿家,要他做下春药这种事情,确实也是难为她了。

喂,起来吃东西了。”

一声清脆的笑声,让得萧炎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一睁眼,望着摆在面前那烤鱼,说:“你真的是第一次烤鱼吗?可以呀!”云韵听得萧炎夸奖,有点激动地说:“真的吗?快尝尝。”萧炎咬了一口,说:“嗯,真的不错。”云韵听他这样说,把春药的事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自己也跟着吃了起来。萧炎看着身边的云韵,想道:“不仅漂亮,而且实力强,脾气好,会做饭,会照顾人,有这么个女人在身边真好。不如把她给.....”这个念头一起,萧炎马上打消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一直在心中徘徊不去。

“云芝,你......有没有感到,有......有点不对劲?”萧炎的脸已经开始涨红了。云韵听他一说,心里一惊:“该死,这鱼放了春药,我吃那么多干嘛呀。”随即说:“的确......很不对劲。”“唔,该死,这药力比上次还要猛烈。”云韵心中懊恼道。萧炎说:“这鱼有问题,你把调料给我看一下。”云韵把那个装着春药的红色小玉瓶给了萧炎,忍着**,明知故问道:“这是什么东西?”萧炎尴尬地说:“这…是我无意间配制的…春药。”脸庞上的涨红隐隐的甚了一分,萧炎道。

“那怎么办?”云韵焦急地说。“还能怎么办,运气抵御吧。”萧炎无奈道。他刚一运气,脑海中浮现的就是云韵迷人的脸颊,妙曼的身姿,光滑油亮的秀发。萧炎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这些,但是随即被两只玉手拦腰抱住。萧炎睁眼一看,正是自己刚才yy的云韵。原来,云韵因为中了封印术的缘故,无法运气抵御春药的药效。加之这次食用的药量较多,心上人就在旁边,云韵的神志早已迷迷糊糊,忽然就一把抱住了萧炎。萧炎一见是云韵,顿时被**包围了全身,自己也抱住了云韵。两人默契地吻了起来,两条舌头在两人的嘴唇间不断来回交缠。萧炎此时已无暇顾及自己的初吻给予了对方,一只手穿过云韵身上披裹着的黑袍,在她白皙剔透的肌肤上肆意横行。随后,萧炎的手一把握住了云韵雪白的娇ru。敏感部位被袭击,云韵回过神来,下意识的退后一步,但她看到是萧炎,便不再抵抗,缓缓地说出一句:“萧炎,你......要了我吧。”听到云韵的话,萧炎也是一惊,回过神来,极力地想要压制心中的**。但是云韵此时已将自己身上的黑袍褪去,luo露在萧炎的面前。萧炎哪里还能忍住,将云韵抱上了石床,自己也脱下自己的衣物,扑了上去。随后,云韵吃痛,“啊”地大叫一声(发生了什么就不用我说了)。随后,传来的是云韵“嗯嗯啊啊”的呻吟之声。

一对青年男女,在山洞之中,干柴烈火,缠绵一夜。

......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第五章——私定终身

第二天一早,两人竟默契地同时醒来,看到自己和对方都是赤身luo体,两人都面红耳赤。随即各自穿上了衣服,然后就是一阵沉默。最后,萧炎先开口道:“呃,你没事吧?”云韵有些幽怨地说:“怎么会没事?好痛哦。”萧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云韵得理不饶人,说:“你要对我负责!”萧炎叫苦不迭,厚着脸皮说:“要我怎么负责,总不能让我娶你吧。”云韵看着这赖皮的萧炎,有些气愤地说:“萧炎你怎么那么不负责任,要是我怀孕怎么办?”萧炎面对这接二连三的指责有点手忙脚乱,但是萧炎不愧是萧炎,他转移话题道:“咦,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名是萧炎?我不是跟你说我叫药岩吗?”这一问把云韵给问住了,虽然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但她还是急中生智道:“呃,那个,你昏迷的时候我看到你身上挂着一块写有萧字的令牌,所以我断定你叫萧炎而非药岩。”这算云韵圆回来了,萧炎是萧家之人,自然有一块代表身份的令牌。

但是,话题已经被萧炎岔开,云韵也不好再说。于是对萧炎说:“我......要出去洗个澡。”“什么?外面很危险的,还是呆在这里安全一些。”“不必了,我的封印虽然还没有解开,但是实力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那你带一些掩盖气味的香粉去吧,别暴露了位置。”说完就递给云韵一个小玉瓶。“好的,我会小心的。”云韵说完,就径直往山洞外走。萧炎默默地望着云韵妙曼迷人的背影,久久不肯移开目光。直到云韵走了,萧炎才有点失落地转移目光。

“喂,小炎子。”药老在叫他。自从昨天萧炎和云韵开始相吻的时候,药老就识趣地待在戒指里,直到现在才出来。“老师,怎么了?”药老看着地上的血迹,坏笑道:“嘿嘿嘿,你小子有两手呀。”“你就别提了,”萧炎说,“都怪那该死的春药,当初我就不应该把它捡回来。”“哼哼,说是那么说,但是就算没有春药,你心中就不想和那女人发生点什么吗?”这话说到萧炎的心坎里去了,即使没有昨天的事,他也早已对云韵产生了一种朦胧的情感,只是不敢面对内心而已。“唉,你就别调侃我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呢。”“也不用怎么办。”药老说,“依我看,那女人对你也有一种不可告人的情感。”“这个,你确定?”“很确定。你都不知道,你昏迷的时候,那女人都慌成什么样了,你醒了之后,她又装作没事的样子。”萧炎听到这话,先是一惊,然后是开心。“若是这样,那可就好了。”

云韵洗完澡,回到了山洞里,途中没有被魔兽发现。

这时,萧炎搞好烤好了鱼,“回来了?乘热吃吧。”云韵见萧炎如此殷勤,与上午的耍无赖截然不同,有点呆滞,迟迟没有接过烤鱼。萧炎见她不接,说:“放心吧,这鱼没有春药的。”

云韵有些不好意思,心想:“这是怕我不吃呀。”对萧炎的气全消了。

两人坐在一起吃鱼,云韵却发现萧炎一直盯着她看。“你一直看着我干什么?”云韵忍不住问了一句。萧炎却有些轻浮,似是调戏而又不是地说:“你今天真好看。”说着,手抚摸着云韵的秀发。云韵有点脸红,一只手挡住他,另一只手拿着烤鱼向萧炎打去,“之前就不好看了吗?”萧炎却夺过云韵手中的烤鱼,看着云韵咬过的牙印,如获至宝,三下五除二就把烤鱼吃光了。云韵哭笑不得,没想到他又来这一招,“吃吧吃吧,撑死你算了。”云韵没好气地说。

萧炎吃完鱼,云韵淡淡地说了一句:“明天,我就能破解封印了,到时候,我还会去找紫金翼狮王。”萧炎闻言,有点失落,说:“我倒是希望你一直被封印,我们一直待在这个山洞里。”云韵心说:“我也想呀,可这是不可能的。”随即说:“明天我去吸引住魔兽的注意,你乘机盗取紫灵晶,可好?”“只要是你的吩咐,我都听。”萧炎痴痴地说。云韵心里一惊,这,算是表白吗?然后目光注视着萧炎,说了声:“谢谢。”

第二天,萧炎成功盗取了紫灵晶,但是由于承受不了伴生紫晶源,昏迷了过去。随后云韵帮萧炎提升了两星的实力,但是这次,云韵却没有走,而是等着萧炎醒来。

“萧炎,萧炎,快醒醒。”当萧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正是夕阳斜落的时分,缓缓的睁开眼来,轻轻蠕动了一下手指,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如期而来,反而一股充实的力量之感,在体内不断的流淌着。

当萧炎看到是云韵的时候,特别开心。“醒了的话,我也该和你分别了。”萧炎有点失落地说:“唉,也是,终究你还是一个受人敬仰的斗皇,如果让你一直在我身边,那的确太自私了。”“这是一些玄阶高级的火属性功法,对你应该会有些用处。”说完就拿出了两卷卷轴,递给萧炎。萧炎说:“谢谢了。”药老给他的都是一些黄阶功法,他早就嫌太低级了。云韵听他道谢,说:“你我之间,还需要说谢谢吗?”云韵这话,和萧炎那句“只要是你的吩咐,我都听”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向对方表达了心意,虽未明说,但双方都懂。随后,云韵又说:“你把头转过去。”萧炎把头转过了。当他转回来的时候,云韵正拿着她的内甲说:“这海之心蓝内甲会根据使用者的强弱发挥相应的实力,就留给你做纪念吧。”萧炎接过内甲,坏笑道:“原来你叫我转过头去就为了脱下它,又不是没看过,有什么好怕的。”之后两人又嬉笑打闹了一番,云韵道:“我也是时候该走了,你自己多保重,有缘再见。”当云韵转过身就来走的时候,萧炎叫住了她:“唉,云芝,等一等。”“怎么了吗?”云韵回身道。萧炎一把抱住了她,“云芝,我爱你。随后又缓缓地说:“等我到达斗皇之后,我会娶你的。”云韵听得此言,眼泪都掉下来了,抽泣着说:“傻瓜,我也一直爱你呀。”随后两人又吻在了一起,之后才不舍地告别。

第三篇——三上云岚山

第六章——沙漠再会(得到蛇生花)

萧炎和云韵分别后,两人都在思念着对方,也非常勤奋地练功。萧炎已经到达了斗师,云韵也到达了三星斗皇。云韵应古河的邀请,一同前去寻找异火。萧炎乘古河等人纠缠之际,成功夺取了异火,并且开始逃跑。然后云韵主动请缨,去追回异火。

“萧炎,很快我们又要见面了。”云韵远远地望着萧炎的身影,很快就追上了他。可当云韵一出招,萧炎就察觉出了不对,暗暗地想:“这样的力量,可不是一名斗皇强者应有的啊。”很明显,对方并没有要伤他的意思。风属性,斗皇,他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随后胸有成竹,且略带兴奋地说:“云芝,是你吗?”见他认出了自己,云韵有些吃惊,但是随即锊开额前的青丝,高兴地说:“萧炎,又见面了。”

“没想到,再次见面会在这种场景下。”萧炎有些尴尬道。“没想到半年不见,你已经是斗师了。”“我可得努力呀,我要继续朝着斗皇努力。”听到这话,云韵想起了上次离别时萧炎的承诺,脸上多了一丝绯红。“你这小家伙到挺机灵,趁我们与蛇人激战时夺取了异火。”“呃,你为什么会和丹王古河一起前来。”“丹王古河在加玛帝国名声极高,交友甚广,连我也不例外,此次前来,是应他邀请,帮助他要异火来了。”

“既然如此,这青莲地心火你拿去吧。”萧炎说道。云韵有些吃惊,说道:“不行,这异火一定对你用处极高,还是你拿去吧。”萧炎心说我脸皮再厚,也不能和我的女人抢东西呀,随即说道:“你是我的女......”说道这里,萧炎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云韵脸上又红了几分,害羞地说:“我是你的什么?”“总之我不能和你抢东西!”“没事的,古河他们把你当做是一名斗皇强者,即使我带不回异火,他也不会多说什么。”“既然如此,这异火,我收下了。”“对了,你这次来夺取异火,是一个人前来吗?”“不是,还有我的老师。”药老见萧炎坦白,也从戒指里面出来。“晚辈云芝,见过前辈。”云韵心想:“现在的药圣者,以灵魂的形式生存,实力应该在斗宗左右吧。”药老心中一阵狐疑,云韵只是斗皇,还感觉不到他的实力,但她似乎又不知道自己曾是名震斗气大陆的药尊者,就是感觉云韵不太简单。“你是小炎子的女相好,就不用如此见外了。”“既然萧炎有您保护,那我也就回去了。”

“小炎子,小炎子。”药老叫道,“你为什么把我的存在告诉别人?”萧炎说:“这种事情对别人要瞒,对她就不必了。”药老说:“小炎子,世道险恶,依我看,这女人不简单呐,万一她以后对你不利......”药老还没说完,就被萧炎打断:“不会的,云芝不是这样的人。”“对了,她去的那个方向......好像就是那些蛇人追击的方向。”“那他不是有危险?不行,我要去帮他,老师,再麻烦你一次了。”药老无奈地说:“好吧。”然后匆匆前往云韵离开的方向,只不过这一次,萧炎也去了。

果然,云韵随后被五名蛇人部落的斗王包围,药老和萧炎及时出现,打败了他们。正当药老要下杀手的时候,云韵制止道:“前辈,手下留情。”云韵知道,彩鳞化形的七彩吞天蟒就在萧炎身上,她不想和彩鳞关系搞僵。“可是现在不斩草除根的话,这些家伙日后会来找麻烦的。”“没有这个必要,我以后不会再来这里了,留他们一条命吧。”随后对那五名斗王说:“你们听着,今天饶你们一条命,日后再来找麻烦,休怪我赶尽杀绝。”“多谢两位饶命,我等这就走。”说完正要离开,被云韵喝住:“等等,你们可知道蛇生花一物?”为首的一名蛇人长老说:“蛇生花乃我蛇人族宝物,要用蛇人族族人的斗气种植,极为珍贵,我为部落立下大功,女王曾赏赐给我一株,现在小人身上刚好带着。”“好,既然如此,交出蛇生花,汝等可以自行离去。”“啊?”蛇人长老说,“这蛇生花极为珍贵,为我族宝物,请女侠高抬贵手。”“不行,不交出蛇生花,汝等休想离去。”蛇人长老咬咬牙,把蛇生花给了云韵。之后灰溜溜地带着人走了。

“行了,你的围已经解了,我们也是时候走了。”药老说。然后使眼色给萧炎,让他和云韵告个别。萧炎递给云韵一个玉佩,说:“这个玉佩是我出生时我的母亲留下的(假定剧情),这次分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给你吧。”云韵接过了玉佩,将它收好,之后和药老还有萧炎告别。

回到云岚宗后,云韵秘密派人将龙涎草和蛇生花炼制成聚神丹,日后在危机关头使用.

第七章——击杀云棱

沙漠一别之后,云韵回到了云岚宗,像个不成熟的小女生一样,每天痴痴地望着萧炎给的那块玉佩,憧憬着未来美好的生活。一天,纳兰嫣然走了进来,说:“老师,再过几日,我就要与那萧炎决战了。”一句话惊到了云韵,云韵暗暗地想:“哎呀,很快云岚宗就会与萧家结下大仇,这一切我不思改变,反而成天沉醉在这些幻想之中。”然后想道:“如果他到时见到我,不仅会影响他的情绪,而且只会徒增他的愤怒,我还是不要出现的好。”于是说:“嫣然,为人切忌骄傲自满,我这几天要外出,不能在你身边,你自己多加小心。”

之后,云韵找借口外出了几天,一切都按照正常的轨迹运行。萧炎打败了纳兰嫣然,被云棱怀疑杀了墨承而强要萧炎留下,萧炎不肯,还打伤了云棱,云棱一怒之下将云山请出。但萧炎在海波东,彩鳞,凌影等人的保护下全身而退。

随后,云棱等三人袭击了萧家,萧战被魂殿抓走。

“云棱,你与云雷,云盛为何离宗?”云韵厉声问道。“宗主...我,我们只是因为一点私事,外出而已。”听得云韵声音,坐于长老位的云棱手掌微微一紧,旋即赶忙笑道。“你们是去了乌坦城吧!”冷哼了一声,云韵道。“宗主,萧炎害我云岚宗声誉大损,若是就这般轻易放过他,那岂不是让人以为日后谁都能在我云岚宗脸上踩几脚?况且他与墨承之死,难逃关系,照理来说,即使是将他列为云岚宗追杀名单,也不为过啊。”云棱辩解道。以前与萧炎的纠葛,在三年之约完毕后,便是彻底结束,你这般私自带人前去萧家,无疑是让得人说我云岚宗气量小,日后,还有谁肯信服于我们?”瞥了一眼一旁听得那个名字,脸色便是悄然暗了点的纳兰嫣然,云韵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沉声道:“而且你也别以为我不清楚,此次你的行动,更多的,是你私人的怨恨,至于墨承之死,恐怕仅仅是借口而已,他一个墨承,和你的关系,可还没好到那地步。”

听得云韵喝叱,云棱老脸忽青忽白,可却并不敢插嘴,当下只得将求救的眼光投向那坐在云韵身旁,闭目犹如沉睡的云山身上。

“你也不用看我,按照宗门规矩,韵儿现在才是宗主,她的话,就是我也只能听着。”虽然是闭着眼睛,可云山却如同知道云棱所想一般,开口淡淡的道。

闻言,云棱也只得彻底焉了下去。

“宗主,大长老也是为了宗门着想,况且他此次去乌坦城,也并未给萧家造成多大伤亡,仅仅只是破坏了一些房屋建筑而已,呵呵,不管如何说,他也是我云岚宗大长老,若是让他屈身去给一个小家族道歉,那岂不是也落了我宗门的名声?照我来说,反正既然萧家也没人认出隐藏了身份的大长老,所以,此事,就权当装聋作哑过去了吧,大不了ri后给萧家一些好处吧。”一名长老起身笑着打圆场。

“你是把那个萧炎给忘记了吧?前几ri云岚宗shang的闹剧,你们还没玩够?那萧炎不是**,迟早会怀疑到云岚宗头shang来,以他的xing子,你认为,他会忍气吞声?呵,美杜莎女王,有着那种强者撑腰,即使是老师,也不敢说能够必胜于她吧?”云韵皱着黛眉,冷笑道。

“呃...”瞧得脸se微冷的云韵,那名长老也不敢再多说,只得缩着脖子坐了回去。

“那宗主现在打算怎么办?难道把我交出去给萧炎泄愤?”云棱也是被训出了一点火气,当下忍不住的道。

云韵心想:“哼,我倒是想,但是如果这样,魂殿肯定不会罢休(再说一遍,假定云棱也和魂殿勾结)。”然后说道:“把你交出去倒是不用了,只是我要暂时收回你的大长老身份,惩罚日后再定。”闻言,云棱眉头皱了皱,没有这个大长老的身份,也就意味着他仅仅是一名云岚宗的普通弟子,对魂殿没有多少利用价值。

“此事就先到此为止吧。”挥了挥手,云韵站起身来,目光蕴着威严扫视大厅,道:“我再重复一次,当日的那场闹剧,已经结束了,为了一个墨承,得罪一个萧炎,不值!”

“是。”众位长老闻言,皆是点头应道。

云韵轻吐了一口气,刚想让得众人散场,却是现一旁云山脸色骤然一变,紧闭的眼眸豁然睁开,雄浑恐怖的气势,震荡在大殿之内。

“老师?怎么了?”云韵微愣,连忙道。

“这事我们虽然想就这样结束,可惜,他却是不答应啊。”脸色略微阴沉,云山目光眺望向了大殿之外的天空。

在云山话落之后不久,一道蕴含着难以掩饰杀意的冰冷喝声,却是犹如怒雷一般,自天空降临而下,旋即飞快的传遍了整座山峦。

“云棱老狗,滚出来受死!”

云韵倒吸一口凉气,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要来了。

“萧炎,你这小子,又来找死吗?上次没能取你性命,这次你休想再逃!

“云棱老狗!你这老***,就算今天云山护着你,我也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呵,好大的口气!正好在找你,今日,我看你还是留在云岚宗吧。”冷笑了一声,云棱咬着牙怒道。

“云棱,住口!”云韵呵斥道。云棱只好悻悻退去。萧炎的目光看向了云韵,惊道:“云......云芝?是你?”云韵也无奈道:“萧炎,没想到再次见面,竟会是在这种场合。”萧炎马上明白了什么,在云岚宗能够让云棱都敢怒不敢言的,恐怕只有宗主了。“或许,叫你云岚宗宗主云韵会好一点吧。”萧炎冷冷的道。

“韵儿,你和萧炎认识?”听得两人这有些没头没脑的谈话,周围的云棱等人也是一愣,面面相觑着,一旁的云山眉头一皱,忍不住地问道;“嗯...有...有过几面之缘,不过他也是掩去了真实姓名,所以...”云韵眼光有些躲闪,轻声道。听得云韵的话,萧炎心缓缓凉了下去,自嘲的摇了摇头,抬头轻笑道:“云韵大人贵为云岚宗的宗主,我一届无名小子,又怎可能与她相识?我认识的那人,叫做云芝,并非云韵...”目光来回的在萧炎与云韵脸shang扫过,云山眉头皱得更深了,他能够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必然是有着什么事情...

见得萧炎就要使出佛怒火莲,云韵脸色极为难看,若是真的被他使了出来,双方就真的结仇了。

“老师,这事错在云棱,不如就把他交出去,息事宁人吧。”“不可,他身为我云岚宗长老,若是把他交了出去,我云岚宗颜面何在?”萧炎愠怒道:“是吗?那么,你们可不要后悔。”青莲地心火眼看就要在空中爆炸,有一名云岚宗长老声音颤抖地说:“宗...宗主,云棱的长...长老职位已经被收...收回,交出他,云...云岚宗也不至于丢脸。”云山此时无话可说,云棱的长老职位已经被收回,他就是一名普通的弟子,云韵完全有资格处置他,他暂时也找不到什么好理由庇护云棱了。

云棱冷笑一声:“呵呵,早就料到宗主你会向着萧炎,既然这样,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云棱顿时被一股赤黑的气息所包围,眼睛血红,充满了杀气。

药老道:“不好!”“老师,怎么了?”萧炎问道。“当年我还是斗尊的时候,魂殿有一名斗宗追踪我,当年他就是用了这种邪术,功力大增,竟然一举突破到了斗尊。不过交手的时间一长,他就不知道怎么了,忽然一声惨叫,魂飞魄散。”再看云棱时,他的斗气急剧上升。斗王巅峰,斗皇,斗皇巅峰,他竟然一举突破到了斗宗!

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除了云韵和云山),他们不知道,云棱用了什么办法从斗王到达了斗宗。云韵眉头皱了下去,这种邪术,一定是魂殿传授的他的,但是,斗宗强者的实力,也不是她能应付的。

“云棱,你想干什么?”“只为取萧炎性命!”云棱心想:“反正在这云岚宗呆不下去了,不如找魂殿这个大靠山。杀掉萧炎,再去投奔,让他们不敢小瞧我。”当然,魂殿没有告诉他,使用这种邪术,是会魂飞魄散的。

云韵呵斥道:“我已经说过了,此事错在你。”“那既然如此,就莫怪我不从了。”说罢,对着萧炎就是一击。萧炎举起玄重尺,用尽全身力量招架,玄重尺竟然飞出老远。“哈哈哈,萧炎,今日你死期到了!”对着萧炎又是一招,然后被彩鳞挡住了这一招。“想动这个小子,先过我这关!”彩鳞道。两人纠缠在了一起。

“不好,再这样下去,他们人多势众,别说杀萧炎了,就是想要离开都困难。”云棱暗想道。“小子,算你走运!”说完,就欲离开。可是云韵怎么可能会放他走,马上叫人拦住了他,但都被云棱轻松击倒。

云韵无奈,虽不是他的对手,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结云烟覆日阵!”云韵喝道。云岚宗众长老甚至连普通弟子都参与了护宗大阵的结成,将能量全部汇聚到了云韵身上。

“宗主,就算你使出护宗大阵,也照样不是我的对手!你若放我离去,顾及往日的情面,我不会对云岚宗怎么样的。”云韵怒道:“云棱!你叛离宗门,乃自取灭亡,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哼,你若执意拦我,那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说罢,两人便交起手来。

两人从地面打到空中,云韵虽不能胜,但是也能勉强招架。云棱心想:“若是被她拖延住,不利的终究是我,我要赶快打败她。”云棱汇集全身斗气,使出一招杀招,“灭风斩”向云韵打来。“风之极陨杀!”两招碰击,天空上传来一声巨响,让人震耳欲聋。

随后,一些云岚宗弟子后退了几步,更有甚者还吐了几口血,甚至昏迷过去了。再看天空之上,云棱安然无恙,云韵则从空中落下。

“云韵!”萧炎叫道,赶忙过去,接住了云韵。云韵一口鲜血直接吐到了萧炎怀里,将萧炎的黑色长袍染红了。“云韵!云韵!你怎么了?”萧炎着急地问道。“萧...萧炎,他好...好强,别过...过去。”说完就昏迷过去了。“云韵!”“小炎子,你先别慌,他只是昏迷过去了,调养一下就好了。”药老说。听得药老的话,萧炎微微放宽了心,但还是怒不可遏地怒吼道:“云棱!我要你的命!”这时,云韵身上掉出一颗丹药。药老眼利,看到了那颗丹药,说:“小炎子,赶快把地上那颗丹药捡起来!”“老师,这丹药干什么用的?”“此丹名叫聚神丹,可以让你短时间内不会损失斗气,换句话说吧,短时间内,佛怒火莲你想用多少次都行。不过,这丹会有后遗症。”药老话还没说完,萧炎就直接把聚神丹服下了,然后开始施展佛怒火莲。“小炎子,他等下自己就会魂飞魄散的,你不用如此着急。”“不行!他敢动我的女人,我就得让他死!”药老轻叹一口气,知道这小子决定的事情是改变不了的,于是他说道:“小炎子,将你的身体给**控,并将你全身斗气汇聚到我的体内。”萧炎依话照做,药老感觉自从只能以灵魂形式存活以来,今天是第一次让他感觉找回了当年斗尊的感觉。

“不好,这东西威力巨大,我得赶快脱身。”云棱想道。但是刚想走,就被海波东和彩鳞拦住。“你们做得很好,要施展完毕了,闪开点!”萧炎说道。听得萧炎的话,众人赶快离开,彩鳞顺手将昏迷的云韵带走。她看着云韵,心中暗暗想道:“好美的一个女子,难怪这小子会为了她拼命。”

佛怒火莲终于施展完毕了。“什么?唔,哇!”云棱惨叫道。他到死也不敢相信,威力如此之大的佛怒火莲是萧炎使出来的。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云霄。

当所有人缓过神来的时候,佛怒火莲已经把云棱炸得粉身碎骨了。在有主角光环存在的斗破苍穹里面,敢动萧炎的女人,下场只有一个——死!

所有人都被惊到,他们不敢相信,威力如此之大的佛怒火莲是眼前这个不到二十岁、实力仅仅是大斗师的萧炎施放出来的,竟然将一名斗宗强者直接秒杀。其实,佛怒火莲威力如此之大的原因主要是那颗聚神丹的缘故,萧炎得以把全身斗气输送给药老,使他发挥出了巨大威力。

“小炎子,赶紧离开,聚神丹的后遗症很快就会发作。”药老道。“好的,这就走,谅云山也不敢阻拦。”然后,趁没人发现,偷偷地擦去云韵嘴角的血迹,在她俏红迷人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唇印。

“云山前辈,晚辈萧炎今日多有冒犯,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晚辈一般计较。”“萧公子言重了,此事皆因云棱而起,况且他叛离宗门,萧公子帮我铲除了这个逆贼,我还没道谢呢。”这几句客套话说完,萧炎就转身离去。

“唔,不好,聚神丹的后遗症发作了。”萧炎只觉得全身斗气紊乱,四肢乏力,但他还是艰难地离开了云岚宗。然而,这一切,包括萧炎吻云韵的事,云山都尽收眼底。

“那记佛怒火莲,直接就把到达斗宗的云棱给干掉了,这招若是用在我身上...”饶是云山平日傲慢高冷,从不服人,也对萧炎产生了一股隐隐的畏惧。“而且这小子和云韵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不能再让他活着了。”想到这里,秘密地叫来云雷和云盛二人,吩咐道:“萧炎已经下山,他身边的高手一定会离开,届时你们趁他虚弱的时候将他杀了。”“明白!”两人答应道。

随后,萧炎虽然下山了,但是突然全身无力,瘫倒在地,这时,云雷和云盛正好赶到,就欲下手,却被彩鳞击败,落荒而逃,但是却留下了两块令牌。

“什么?云...云岚宗的令牌?”萧炎惊道。“难道是云韵派来的?她当真就一点都不留情面?”萧炎沮丧道。“哼,愚蠢的人类。”彩鳞冷笑道。“你...你说什么?”“你这小子平时倒是挺聪明的,现在怎么如此愚蠢?她既已昏迷,又如何下令?肯定是她那老师云山。”彩鳞旁观者清,一句话提醒了萧炎。萧炎心中暗暗后悔,自己怀疑谁不好,却去怀疑云韵。“不过,云山既然对你动了杀心,你还是赶紧离开加玛帝国吧,虽然我和云山差不了太多,但是我也很难保你。”

-------------由于字数限制,请戳全文观看----------------

*本文内容不代表看漫画观点,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赞(0)

相关同人文

相关漫画

漫友评论